李勇昭:在大宗商品領(lǐng)域打造供應鏈服務(wù)平臺

2018-11-21   來(lái)源 :    瀏覽 : 1747

這里跟大家來(lái)談一下我們對大宗商品領(lǐng)域的探索和一些想法。即依托儲運優(yōu)勢,完善服務(wù)功能,提升管控水準,創(chuàng )新業(yè)務(wù)模式。


新時(shí)代呼喚新產(chǎn)品


新時(shí)代呼喚新產(chǎn)品。我們現在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新的時(shí)代,現在已經(jīng)不是追求量的增加,而是怎么樣整合優(yōu)化、提升質(zhì)量。我們國家最大的特點(diǎn)就是14億的人口,我們的特色之路就是以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為主。十九大其實(shí)是提出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遠的規劃,就是從2018年到2049年,三十多年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都會(huì )在我國持續發(fā)展而且存量巨大,這是一個(gè)事實(shí)?;谶@樣的一個(gè)事實(shí)我們判斷大宗商品作為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支撐,將保持巨大的體量。


大宗商品倉儲物流,作為直接服務(wù)于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行業(yè)需要完成自身的轉型升級。其實(shí)這件事在二三十年以來(lái)一直在做,我們公司當時(shí)叫做儲運公司,代表當時(shí)物流兩個(gè)主要要素。2000年我們提出向現代物流轉變;2015年提出從物流企業(yè)向供應鏈服務(wù)轉化;2018年供應鏈已經(jīng)成了社會(huì )的熱點(diǎn)。去年,國務(wù)院辦公廳出臺了84號文,明年還有示范單位,一系列舉措使它成為一個(gè)熱點(diǎn),而且在2C端的特色領(lǐng)域出現了集物流、商貿、金融、數據服務(wù)于一體的供應鏈服務(wù),京東和淘寶是其中的代表。


我們自己理解的儲運、物流、供應鏈的關(guān)系是互相包含的,儲運是基礎,擴展一下是物流,再擴展一下就是供應鏈,另外還有服務(wù)功能的擴展,還有技術(shù)含量的提升。


供應鏈的概念,從生產(chǎn)上游的零部件、原材料到產(chǎn)成品等等,一般來(lái)講都是這樣的一個(gè)鏈條。其實(shí)我們現在還有一個(gè)鏈條,我們叫它圈式供應鏈,這是中儲自己做的一個(gè)定義。比如,某個(gè)物流園區里面有好的配套、位置、交通條件,包括政策、環(huán)境,包括各種各樣的服務(wù),以及良好的商業(yè)氛圍,這是一個(gè)外部條件。內在呢?大宗商品首先是供貨方,還有次終端的服務(wù)商,因為用戶(hù)有各種各樣的個(gè)性化,是非標準的,通過(guò)次終端的服務(wù)商把這些非標準的需求變成了標準化的方式,更重要的是園區的組織者提供了一套叫做供應鏈的一體化服務(wù),這個(gè)服務(wù)我們有四個(gè)方面:物流服務(wù)是基礎,交易服務(wù)是關(guān)鍵,金融服務(wù)是配套,信息服務(wù)是貫穿始終,同時(shí)信息服務(wù)也能成為商品。


新技術(shù)帶來(lái)新機遇


新技術(shù)帶來(lái)新機遇。一些商業(yè)模式的創(chuàng )新者可以后來(lái)居上,比如說(shuō)十多年前跟線(xiàn)下的銷(xiāo)售體系那是微不足道,但是他為什么能夠在短的幾年之內能夠快速的超越,實(shí)際上是商業(yè)模式創(chuàng )新?,F在,世界的方方面面正在發(fā)生重大的改變,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等一系列的新的技術(shù),對社會(huì )的各行各業(yè)、方方面面進(jìn)行升級、改造、創(chuàng )新、變革。


以前我們講技術(shù)升級更多的是設施設備操作性從這個(gè)上面去講,現在要增加兩個(gè),一個(gè)是感知類(lèi)的技術(shù),還有數據分析類(lèi)的技術(shù),但是這些東西都要有依賴(lài)新技術(shù),加起來(lái)這些屬于技術(shù)升級類(lèi),技術(shù)升級的上面其實(shí)還有一層就是方式方法,包括模式創(chuàng )新、管理創(chuàng )新,但是再往上其實(shí)是思想理念的更新。所有的這些行為都要體現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這個(gè)價(jià)值包括資本、資產(chǎn)方面的價(jià)值,包括服務(wù)的價(jià)值,最后要提到經(jīng)濟價(jià)值。


推陳出新


推陳出新,在大宗商品領(lǐng)域里面,很難完全的靠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意就能夠打出一片天下,更多的基于過(guò)去的基礎,在原有的基礎上進(jìn)行推陳出新,最后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升級。


在1995年前的模式是工廠(chǎng)到一級批發(fā)到二級批發(fā)、三級批發(fā)然后到零售商店,然后再到消費者。1995年以后加了連鎖超市大量進(jìn)入中國,之后就一發(fā)而不可收拾,雖然之前也有創(chuàng )新,但是沒(méi)有這樣的連鎖,沒(méi)有這樣的規模。1995年到2004年的時(shí)候,一個(gè)重要的標志那就是京東和淘寶,他們商業(yè)模式就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創(chuàng )立和生成。超市出來(lái)之后趨勢就變了,他的模式變成了一個(gè)工廠(chǎng),直接加連鎖的零售渠道,就沒(méi)有一二三級批發(fā)了。到了新模式出來(lái),京東、淘寶為代表的電商模式出來(lái)變成了工廠(chǎng)出來(lái)對應電商平臺,而且這個(gè)平臺一定要加上支付和融資,最后通過(guò)自己的物流公司送到了客戶(hù)的手上,這個(gè)變化非???。這樣的一個(gè)變化減少了中間環(huán)節,提高了支付貨款和交付貨物的小,促進(jìn)了快消品整體的效率。


大宗商品這個(gè)方式的變革也變,變革之前和消費沒(méi)有本質(zhì)的區別,也是工廠(chǎng)出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物質(zhì)系統的一二三級的批發(fā)、物資部、省物資局、市縣物資局然后再到消費者。1992年以后,事實(shí)上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典型的商業(yè)模式,如果勉強算的的話(huà),我們創(chuàng )造了大宗商品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,1992年我們在南京創(chuàng )造了第一個(gè),將工廠(chǎng)和一級代理商加上貿易商整合到園區,后面是倉庫,前面是一堆商鋪,庫房改造的商鋪,大家在這個(gè)里面形成了貨物和人的交織。這個(gè)模式到2012年走了二十年,這二十年當中沒(méi)有什么本質(zhì)的變化,但是2012年以后我覺(jué)得受到了一個(gè)沖擊,我們曾經(jīng)有1000多戶(hù)的前前后后的商場(chǎng),這些年降到了兩三百戶(hù),但是與此同時(shí),在我們體系里面發(fā)生了變革的單位逆勢增長(cháng),不光是戶(hù)數沒(méi)有減少,還在增加,而且增加的過(guò)程當中完成了自己的結構性的改革。后來(lái)我們建立了服務(wù)平臺,這個(gè)服務(wù)平臺可以說(shuō)是物流、交易、金融、信息服務(wù)。


2C端的消費品交易模式,啟動(dòng)晚、定局早,10年見(jiàn)分曉。行業(yè)內出現了“王者”行業(yè)秩序基本排定了沒(méi)了風(fēng)口后進(jìn)入者難以跨界階層晉級。2B端的大大宗商品交易模式,啟動(dòng)早,定局晚,20年依舊混沌,行業(yè)內的競爭至今難分勝負,未來(lái)已來(lái),風(fēng)口漸成,我深切的感受到就是這一兩年以來(lái),大宗領(lǐng)域要出來(lái),因為風(fēng)口到了。


大宗商品供應鏈的基礎物流環(huán)節也發(fā)生了很大的變化,大宗商品的物流現實(shí)特點(diǎn)跟消費品物流現實(shí)特點(diǎn)不同。大宗商品物流時(shí)效性不強,大宗商品操作相對簡(jiǎn)單。大宗商品物流業(yè)務(wù)黏性不高。大宗商品物流環(huán)節固化資金??煜I(lǐng)域比如說(shuō)他不太注重控貨,他注重你的交易習慣,如果你在多少交易當中是可信的,基本上我這個(gè)貨不用簽字就可以交給你,但是大宗不同,大宗商品領(lǐng)域需要向消費品領(lǐng)域學(xué)習什么?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當中,我們已經(jīng)做了梳理,包括國內的生產(chǎn)類(lèi)企業(yè),貿易商,國內的用戶(hù),還有平臺的物流企業(yè),誰(shuí)更適合來(lái)做這個(gè)工作?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我們認為這種平臺型的物流企業(yè)更有條件去做這個(gè)事情。


擔負歷史使命


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擔負歷史使命。我們是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來(lái)完成我們對社會(huì ),對行業(yè)所起到的使命。一是我們要把物流體系升級,從傳統的硬件技術(shù)的物流體系升級為智慧的服務(wù)體系。 二是既要以物流體系為基礎,同時(shí)要為物流體系賦能,這樣才能形成基于硬件的核心的競爭力。


將來(lái)大宗行業(yè),要依托儲運優(yōu)勢,完善服務(wù)功能,提升管控水準,優(yōu)業(yè)務(wù)模式。激活大宗商品在動(dòng)產(chǎn)狀態(tài)的價(jià)值,降低大宗商品的社會(huì )交易成本,推動(dòng)大宗商品產(chǎn)業(yè)的有序發(fā)展,所有的這些都離不開(kāi)硬件體系和管控技術(shù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