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際剛:構建強大智能綠色的國家物流系統

2018-01-13   來(lái)源 : 貿易金融   瀏覽 : 913

  中國物流業(yè)存在著(zhù)資源分割、主體分散、資源配置效率不高、與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聯(lián)動(dòng)不足等突出問(wèn)題,這不僅使全社會(huì )物流成本高企,也影響到國民經(jīng)濟運行效率和國家競爭力。為解決這些問(wèn)題,順應時(shí)代發(fā)展潮流,做強做優(yōu)物流業(yè),有必要進(jìn)行總體戰略設計,推動(dòng)物流資源整合和優(yōu)化配置,最大化實(shí)現物流的時(shí)空價(jià)值、經(jīng)濟與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。需要從全局出發(fā),推動(dòng)構建一個(gè)強大、智能、綠色的國家物流系統。

為什么要構建國家物流系統?

  構建國家物流系統,有利于消除“孤島”效應,提升全社會(huì )物流資源互聯(lián)互通與綜合協(xié)同的能力,為生產(chǎn)、流通、消費、產(chǎn)業(yè)、人民生活提供更優(yōu)的物流服務(wù),為用戶(hù)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、為企業(yè)提升能力、為社會(huì )節約資源、為國家贏(yíng)得競爭優(yōu)勢。

  什么是國家物流系統?即指從總體與長(cháng)遠發(fā)展的角度,著(zhù)眼于國民經(jīng)濟總效率總效益,根據物流業(yè)發(fā)展規律、業(yè)務(wù)間的內在聯(lián)系、活動(dòng)的時(shí)空范圍,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和政府力量的有機結合,優(yōu)化配置物流資源,形成涵蓋交通運輸、配送、倉儲、包裝、裝卸搬運、流通加工、信息等在內的跨
  行業(yè)、跨地區、多層次、全方位聯(lián)接與協(xié)同的綜合物流系統。它由基礎設施網(wǎng)絡(luò )、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、運營(yíng)網(wǎng)絡(luò )等構成。

互聯(lián)互通實(shí)現整體效益最大化

  “互聯(lián)互通、社會(huì )化協(xié)同、全方位集成、大規模定制”是國家物流系統具有的主要特征。它是由眾多子系統、主體、要素等組成的復雜巨系統,各子系統、主體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互通和相互協(xié)同,實(shí)現整體效益的最大化,其核心特征是物流活動(dòng)、生產(chǎn)運作、資源環(huán)境、基礎設施、組織管理和技術(shù)裝備等方面的聯(lián)通、協(xié)同,實(shí)現橫向、縱向、端到端的全方位集成,實(shí)現“多樣化、個(gè)性化、定制化”物流服務(wù)。

  實(shí)現多主體間的全方位互聯(lián)互通是構建系統的基礎。國家物流系統的聯(lián)通可分為內外兩個(gè)層面。外部聯(lián)通,是物流系統與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環(huán)境主體之間的聯(lián)通。外部聯(lián)通表現為物流主體與外部主體之間存在物質(zhì)、資金、信息、價(jià)值、業(yè)務(wù)、能源等各種形式的有機銜接和交互。內部聯(lián)通,分為決策、管理和操作三個(gè)層面。

  決策層面的聯(lián)通,是指政府部門(mén)、行業(yè)、龍頭物流企業(yè)等在物流規劃、物流政策、物流標準制定等方面的聯(lián)合統一。決策層面的聯(lián)通關(guān)系到國家物流系統的發(fā)展方向和發(fā)展方式。管理層面的聯(lián)通,是政府、中介、物流企業(yè)、物流需求方等主體在物流基礎設施網(wǎng)絡(luò )、物流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、物流組織網(wǎng)絡(luò )之間既相互獨立又相互作用的互聯(lián)互通,是國家物流系統高效運作的保障。操作層面的聯(lián)通,是指物流主體在各個(gè)業(yè)務(wù)功能環(huán)節的有機銜接,包括物流設施銜接、設備銜接、流程銜接、技術(shù)銜接、作業(yè)方式銜接等,是國家物流系統有序運作的基礎。

  國家物流系統的有效運轉必須依賴(lài)于多主體的協(xié)同。即需要物流供給主體、需求主體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金融機構及相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等在物流運作過(guò)程中,通過(guò)合作、協(xié)調、同步,在物流規劃、物流政策、物流標準、組織管理、設施網(wǎng)絡(luò )等方面實(shí)現協(xié)同。

  集成是國家物流系統基本功能的核心。國家物流系統要求實(shí)現包括縱向、橫向、端到端在內的全方位集成。國家物流系統通過(guò)信息物理系統形成智能網(wǎng)絡(luò ),實(shí)現虛擬系統與實(shí)體系統的結合,使人與人、物與物、服務(wù)與服務(wù)、人與物、人與服務(wù)、物與服務(wù)之間能夠高度聯(lián)結。
縱向集成主要是針對企業(yè)內部的集成,即解決“信息孤島”問(wèn)題,在企業(yè)內部實(shí)現所有環(huán)節信息的無(wú)縫鏈接。橫向集成主要是針對企業(yè)之間的集成,通過(guò)價(jià)值鏈和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實(shí)現企業(yè)之間的資源整合和無(wú)縫合作,為客戶(hù)提供實(shí)時(shí)高效的物流服務(wù)。橫向集成包括供應商、經(jīng)銷(xiāo)商、服務(wù)提供商、用戶(hù)等在內的企業(yè)間協(xié)同。橫向集成能夠形成智能的虛擬企業(yè)網(wǎng)絡(luò ),有效推動(dòng)企業(yè)間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、生產(chǎn)控制、業(yè)務(wù)與財務(wù)全流程的無(wú)縫銜接和綜合集成,實(shí)現不同企業(yè)間的信息共享和業(yè)務(wù)協(xié)同。

  端到端集成主要是針對貫穿整個(gè)價(jià)值鏈的工程化數字集成,是在供需終端數字化的前提下,圍繞整個(gè)價(jià)值鏈上的管理和服務(wù)實(shí)現企業(yè)之間的整合。端到端集成能夠實(shí)現人與人、人與物、人與系統、人與設備之間的集成,是實(shí)現大規模個(gè)性化定制服務(wù)的基礎。

  大規模定制服務(wù)。大規模定制物流服務(wù)以客戶(hù)需求為導向,旨在充分識別客戶(hù)的物流需求,根據物流需求的特征和差異性對市場(chǎng)進(jìn)行細分,尋求差異化物流戰略,運用現代物流技術(shù)、信息技術(shù)和先進(jìn)的物流管理方法,對物流功能進(jìn)行重組,對物流操作進(jìn)行重構,設計滿(mǎn)足客戶(hù)群需求的服務(wù)標準,為客戶(hù)提供個(gè)性化定制的物流服務(wù)。

  國家物流系統將大規模物流與定制物流集成,并在其中取得平衡,從而形成大規模定制物流服務(wù)能力。國家物流系統以物流功能模塊化、標準化為基礎,將運輸、倉儲、裝卸搬運、包裝、配送、流通加工、信息處理等物流服務(wù)功能視作不同的模塊并實(shí)施標準化。以物流服務(wù)總效益最大化為目標,根據具體的客戶(hù)需求對物流功能模塊進(jìn)行有機組合,實(shí)現各功能模塊的無(wú)縫銜接與協(xié)調。

以更好的體制機制推進(jìn)國家物流系統構建

  國家物流系統的構建離不開(kāi)體制機制保障,以下八個(gè)方面的合力有助于國家物流系統的構建。
資源整合與優(yōu)化配置。整合機制是國家物流系統各主體實(shí)現融合發(fā)展的重要途徑,是實(shí)現全社會(huì )物流資源優(yōu)化配置與共享,獲得規模經(jīng)濟效益的重要保障。國家物流系統通過(guò)整合物流資源,調整物流業(yè)結構和發(fā)展方向,能夠消除物流業(yè)“小、少、弱、散”等問(wèn)題,提升物流業(yè)和物流企業(yè)核心競爭力。

  宏觀(guān)微觀(guān)調控并舉。宏觀(guān)調控機制是政府通過(guò)戰略、規劃、政策、法規、行政管理等手段,間接引導和管理物流市場(chǎng)主體,引導物流業(yè)結構調整和供需發(fā)展的機制。微觀(guān)調控機制是物流企業(yè)根據外部經(jīng)濟、環(huán)境等變化調節主體與外界的關(guān)系,依靠計劃決策、組織執行、監控反饋等運行機構,調整和完善自身的目標、結構、功能和行為的一種自適應機制。

  多主體間廣泛耦合。耦合是指系統內子系統間、主體間、主體內部、系統內部的協(xié)調與配合。國家物流系統涉及多環(huán)節、多主體,在所涉及的各個(gè)領(lǐng)域和運行全過(guò)程中建立多主體間廣泛的耦合機制,能有效降低物流運作響應時(shí)間和運作成本,提高物流運作水平,充分發(fā)揮并協(xié)調好各主體功能和系統總體功能,提升全社會(huì )物流運作的總效益。

  充分競爭的市場(chǎng)。地方保護主義和較低的物流市場(chǎng)開(kāi)放水平,不僅阻礙外來(lái)物流企業(yè)的進(jìn)駐,同時(shí)也阻礙本地物流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壯大。只有建立充分競爭的市場(chǎng)機制,逐步消除地方保護主義,才能真正從全國一盤(pán)棋的角度促進(jìn)國家物流系統的健康發(fā)展。

  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的發(fā)展模式。應建立健全創(chuàng )新機制,以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物流業(yè)發(fā)展,積極研發(fā)和推廣新型智能化、信息化物流技術(shù)和物流設備,創(chuàng )新物流產(chǎn)品,構建新型物流組織,探索新型物流管理模式,開(kāi)辟新的物流市場(chǎng),實(shí)現國家物流系統的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。

  綠色低碳化發(fā)展。實(shí)現全社會(huì )物流的綠色低碳化發(fā)展是對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重要貢獻。綠色物流的行為主體不僅包括專(zhuān)業(yè)的物流企業(yè),也包括產(chǎn)品供應鏈上的制造企業(yè)、分銷(xiāo)企業(yè)以及客戶(hù),同時(shí)還包括不同級別的政府和物流行政主管部門(mén)等。綠色機制要求增強節能環(huán)保意識和綠色循環(huán)低碳的物流管理理念,加快物流企業(yè)的綠色轉型,提高物流綠色化水平。

  主體間相互學(xué)習。國家物流系統中的各主體是具有相互學(xué)習能力的智能型主體。在變化的物流市場(chǎng)中,各主體需要不斷學(xué)習新方法、新模式、新技術(shù)等,才能提升對外界的適應能力和核心競爭力。各主體的學(xué)習在動(dòng)態(tài)環(huán)境中進(jìn)行,具有交互性和雙向性,是并發(fā)學(xué)習、共同進(jìn)化的過(guò)程。

  對外界高度開(kāi)放。開(kāi)放性是系統主體與外界環(huán)境之間進(jìn)行物質(zhì)、能量、信息交換的屬性。國家物流系統應與外界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生態(tài)系統保持物質(zhì)、能量和信息的廣泛交換,保持高度開(kāi)放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