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大成:無(wú)人機、無(wú)人車(chē)、無(wú)人倉爭相亮相 無(wú)人物流還遠嗎

2017-08-29   來(lái)源 : 經(jīng)濟日報   瀏覽 : 820

  “無(wú)人物流”正悄然而至。在日前舉行的世界機器人大會(huì )上,京東方面透漏,擬申請在北京南六環(huán)周邊的大興部分地區試點(diǎn)無(wú)人機送快遞業(yè)務(wù)。而在此之前,京東已與阿里巴巴、蘇寧一起,相繼亮出了自己的“無(wú)人倉”。
業(yè)界認為,技術(shù)新紅利正在重塑物流價(jià)值。不過(guò),在發(fā)展智慧物流的同時(shí),也應對效率和成本做好權衡,切勿為了“無(wú)人化”而“無(wú)人化”。

物流企業(yè)爭相“無(wú)人化”

  當前,物流企業(yè)在“無(wú)人物流”方面展開(kāi)了全方位角逐,而阿里和京東之間的競爭尤其激烈。8月初,京東宣布在江蘇昆山啟用無(wú)人分揀中心,其最大特點(diǎn)是,從供包到裝車(chē),全流程無(wú)人操作。與此同時(shí),阿里旗下的菜鳥(niǎo)網(wǎng)絡(luò )也宣布,自己打造的中國最大機器人倉庫已在廣東惠陽(yáng)投入使用。

  京東方面表示,無(wú)人機、無(wú)人車(chē)、無(wú)人倉是京東智慧物流的三大支柱,“今年618以來(lái),京東無(wú)人機已在宿遷、西安實(shí)現日常運營(yíng),兩個(gè)月內完成了數千單配送任務(wù),飛行里程近2萬(wàn)公里。京東無(wú)人車(chē)也已在北京、杭州、西安的多所高校開(kāi)始運營(yíng),而智能機器人更是早已在不同倉儲物流中心投入使用?!?br/>
  清華大學(xué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研究院副院長(cháng)劉大成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指出,物流無(wú)人化主要分無(wú)人倉庫和無(wú)人配送。盡管這兩個(gè)概念都很吸引眼球,但無(wú)人倉庫和無(wú)人配送都不是新事物,但過(guò)去只是在單個(gè)環(huán)節上使用而已。

  目前,谷歌、亞馬遜、敦豪DHL、順豐快遞以及沃爾瑪等都在推出無(wú)人機配送業(yè)務(wù)。

  而亞馬遜2012年以7.75億美元收購了KIVA System公司,其KIVA倉儲機器人可以舉起3000磅的貨物,且可以敏捷地移動(dòng)于各個(gè)貨架之間。

  劉大成表示,“無(wú)人物流”已經(jīng)越來(lái)越接近我們的現實(shí)生活。阿里和京東等企業(yè)之所以在“無(wú)人物流”方面動(dòng)作頻頻,究其根本,是在搶奪資本的注意力。物流無(wú)人化是未來(lái)發(fā)展的趨勢,它融合了目前幾乎所有的熱點(diǎn)技術(shù),不僅是吸引資本聚集和催生市值上漲的最好工具,也是物流業(yè)最佳的競爭手段之一。

效率及成本取決于應用場(chǎng)景

  物流無(wú)人化的最大優(yōu)勢,就是提高了效率、降低了成本。

  據京東方面介紹,目前京東無(wú)人倉的存儲效率是傳統橫梁貨架存儲效率的5倍以上。京東昆山無(wú)人分揀中心的分揀能力可以達到9000件/小時(shí),供包環(huán)節的效率提升了4倍,在同等場(chǎng)地規模和分揀貨量的前提下,每個(gè)場(chǎng)地可節省人力180人。無(wú)人機則能夠將傳統人工配送的時(shí)間縮短數倍甚至數十倍,物流成本也隨之降低。

  菜鳥(niǎo)網(wǎng)絡(luò )也表示,過(guò)去的傳統倉庫,消費者下單之后,揀貨員需要跑步到貨架前,將貨物揀出。由于一個(gè)訂單往往有幾件、幾十件貨物,揀貨員需要在倉庫內多次跑動(dòng),通常每小時(shí)只能揀貨100多件?,F在,揀貨員與機器人搭配后,每小時(shí)的揀貨量比以前提升了3倍多。

  業(yè)內人士表示,當前物流產(chǎn)業(yè)正面臨從互聯(lián)網(wǎng)向物聯(lián)網(wǎng)轉型的新拐點(diǎn),工業(yè)4.0已自然而然地融入物流倉儲自動(dòng)化領(lǐng)域。近幾年,物流倉儲自動(dòng)化、智慧倉庫等現代化科技的出現,將原本獨立運作的自動(dòng)化模塊通過(guò)信息技術(shù)緊密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從而帶來(lái)了物流業(yè)整體質(zhì)的飛躍。

  顯然,物流產(chǎn)業(yè)正處于新技術(shù)、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模式的轉型升級之際,而技術(shù)新紅利也正在重塑中國物流價(jià)值鏈和物流產(chǎn)業(yè)新格局。

  不過(guò),劉大成認為,“無(wú)人物流”能否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,還需取決于應用場(chǎng)景和具體作業(yè)?!皬奈锪餍噬峡?,物流無(wú)人化在重復作業(yè)、承重作業(yè)、非精確搬運作業(yè)和高速識別作業(yè)上比人工更具有優(yōu)勢。但無(wú)人化不是萬(wàn)能的,特別是在處理復雜作業(yè)、柔性可變作業(yè)等方面,機器還不能替代人工。因此,企業(yè)不能為無(wú)人化而無(wú)人化?!?br/>
  在他看來(lái),“如果將人力與機器進(jìn)行協(xié)作作業(yè),即人做人擅長(cháng)的,而機器做機器所擅長(cháng)的,將有可能極大地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?!?br/>
全面普及為時(shí)尚早

  盡管無(wú)人化物流已進(jìn)入我們的視野,但專(zhuān)家認為,全面普及還為時(shí)過(guò)早。

  劉大成說(shuō),在物流領(lǐng)域,不少“單元節點(diǎn)”的無(wú)人化才剛剛起步,在作業(yè)效率、作業(yè)質(zhì)量和投入成本上還不能與人工相比;同時(shí),人機融合時(shí)會(huì )更加突出人的創(chuàng )新、柔性和適應能力。因此,完全“無(wú)人化”還有待時(shí)日。

  “當然,某個(gè)點(diǎn)的突破可能會(huì )帶動(dòng)整個(gè)系統的提升和發(fā)展,那么無(wú)人化物流的普及也可能在某個(gè)臨界時(shí)間迅速達到?!眲⒋蟪烧f(shuō)。

  而在貫鑠資本CEO、物流專(zhuān)家趙小敏看來(lái),各大企業(yè)還無(wú)法將無(wú)人機、無(wú)人倉進(jìn)行大規模商用?,F階段,物流無(wú)人化的成本遠高于人工成本,且這些都是概念化的東西,離成熟運用和系統集成還有很大差距。

  劉大成認為,目前加快普及無(wú)人化物流的難點(diǎn)還在于法律、技術(shù)、成本和運營(yíng)等問(wèn)題?!拔锪鳠o(wú)人化的目的就是將貨物更有效更準確地送達客戶(hù)。然而,一旦出現法律糾紛,其責任應該由誰(shuí)承擔?遭受黑客入侵后如何問(wèn)責?客戶(hù)識別如何更為有效?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圍繞物流業(yè)的“降本增效”,政府近期出臺了一系列舉措,鼓勵發(fā)展智慧物流,這對物流業(yè)的發(fā)展產(chǎn)生了巨大的推動(dòng)作用。
劉大成認為,政策利好帶來(lái)了資本。物流業(yè)的競爭優(yōu)勢在于規?;?、網(wǎng)絡(luò )化和標準化,而這“三化”均需要資本的推動(dòng)。傳統物流因為其投入大、利潤低且見(jiàn)效慢,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都被資本所忽視。自2014年以來(lái),中央審時(shí)度勢,將物流業(yè)作為銜接生產(chǎn)和消費的拉動(dòng)性產(chǎn)業(yè)給予持續支持,讓資本越來(lái)越介入到物流業(yè)的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與體系整合中,而物流無(wú)人化正是這一過(guò)程中產(chǎn)生的一大紅利。

  不過(guò),劉大成也指出,未來(lái)物流無(wú)人化發(fā)展的難點(diǎn),還在于如何把“人+無(wú)人”這個(gè)矛盾體變成融合體。